申请体验
企业家高端对话网络活动聚焦企业数字化未来
2020-04-13

4月2日,由国务院国资委干部教育培训中心、中国企业联合会主办,航天科工、海尔、阿里巴巴集团协办的企业家高端对话网络活动成功举办。本次活动聚焦企业数字化未来,对在疫情背景下如何开启数字经济全新的企业范式进行了探讨。


国资委对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高度重视。国资委党委书记、主任郝鹏多次指出,国有企业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顶梁柱,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网络强国、数字中国、智慧社会的重要指示精神,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着力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推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,打造高水平数字经济产业链,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,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培育壮大新兴产业,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
国资委党委委员、副主任任洪斌在出席网络对话活动时提出,数字化技术催生了企业发展的新业态、新模式,企业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,经济的数字化转型需要全社会协同推进。国有企业要带头做好经营管理和商业模式的数字化转型,发挥国资央企的示范引领作用。在全球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风险和挑战之际,中国企业界要共同推动生产、管理和营销模式的数字化变革,重塑产业链、供应链、价值链,携手打造中国经济的数字化未来。


本次活动以企业数字化未来为研讨主题,航天科工董事长高红卫,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和阿里巴巴达摩院院长、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作为发言嘉宾,分别就各自企业如何利用数字化技术助力企业抗疫和复工复产,在新基建建设方面的经验、如何参与新基建,以及企业数字化的未来三个主题进行了分享。中国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长朱宏任主持对话活动。


访谈嘉宾:

高红卫 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、董事长

周云杰 海尔集团总裁、董事局副主席

张建锋 阿里云智能总裁、阿里巴巴达摩院院长



1、数字化技术助力复工复产


高红卫


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航天科工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开展云端业务,所属在鄂企业的科研生产经营活动也没有中断,员工通过云端业务支持系统在线开展协同办公、协同科研和云端营销、云端投标


有一名为保任务而留在湖北厂区过春节的年轻工程师,与同事开展云端协同,一个人在现场完成了产品研发、试验等全部工作,因此而谱写了“一个人一个厂一个月”的真实故事。


航天科工开展科研生产经营任务的云端协同团队数以千计,这得益于多年来大力推动“四个在线”(管理在线、产品(业务)在线、员工在线、客户在线),构建了以国密网、商密网、航天云网“三张网”为载体的智慧企业运行体系。


航天云信(经营事务处理系统)、航天云雀(科研活动支持系统)、CPDM(云化产品数据管理系统),以及航天云网平台提供的云端营销系统、云端应标系统、供应链支持系统等信息化手段,将处于相对隔离状态的人员与分散状态的生产要素、经营资源进行有效整合,形成云端协同工作环境,为应对疫情防控需要、确保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不中断,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
此外,航天科工所属航天云网、航天信息等多个企业所提供的一系列云端应用支持系统,为企业提供云端报税、云端发票、云端抗疫产品配套、云端抗疫物资采购、云端复工复产健康信息保障等业务,取得很好的社会效益。


周云杰


海尔捐助的防疫物资在1月22号之前就抵达武汉,同时我们还组成了210名突击队员支援雷神山家电的安装;并且开通了海尔日日顺24小时的物流绿色通道,运输抗疫物资;还组建了重症科、感染科海尔医疗队赴武汉救援。这些工作都是通过信息化进行管理的,既能及时全方位参与抗疫,同时很欣慰的是,通过数字化的管理,做到了抗疫人员零感染,抗疫之后也做到了安全隔离,现在已经正常复工。


数字化技术抗疫和复工方面,海尔的卡奥斯平台为口罩的生产厂、设备厂和需求方提供了供需对接和工业互联网全流程的支持,在这个过程当中,海尔没有建立一条口罩生产线,但是通过这个平台为社会提供了4600多万个口罩,140多万套防护服还有230万件隔离衣,其中有20多个7000多万件的防疫物资,卡奥斯平台也成为全国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监测大数据平台,覆盖全国的30个区域18个行业。


三点经验和大家分享:一是防疫措施做的是加法,侥幸心理做减法,抓住机会做的是乘法,怨天尤人做的是除法。在疫情过程当中,企业活下来是最重要的,以变制变,剩者为王,首先管好现金流,特别是库存和应收,运用大数据精简削减成本。二是利用新技术,提高生产效率和精准度。三是企业的战略目标不会因为疫情轻易改变,只要精神不垮,办法总比困难多,企业利用好数字化,可以坚守自己的战略。


张建锋


阿里巴巴相对来讲有比较好的数字化的基础。在开工前三周都是远程办公,大部分工作都没有受到影响,充分利用了线上办公平台,我们在前几周在公司内部有4万多场直播,几千场视频会议,保证了我们工作的有效开展。


在不到一个月的疫情时间里面,我们开发了一百多套的系统,有些是内部使用,有些是外部使用。疫情期间,阿里内部的工作没有受太大的影响。我们在家里办公效率还提高了,路上花的时间更少了,工作更专注了,都得益于技术手段应用。


随着前段时间疫情在全球蔓延,我们把浙江第一人民医院的经验由专家编写为新冠疫情防护指南,通过快速搭建一个平台,给全球医疗国家系统提供帮助,并且把文档翻译成几国的语言,在WHO的合作下搭建全球的平台,全球医生在上面可以看到中国抗疫具体的做法。


数字化技术无处不在,也是和各行各业的发展,包括每个时间的发展都可以用数字化技术和手段进行,疫情过后,我们在更多的行业,特别是应急管理,国家的公共卫生数字化防控能够发挥更多的作用和价值。


2、数字经济开启中国新基建


高红卫


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基础建设经历了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以建立能源与工业品生产体系和生产能力为主要目标;第二阶段以提升物资产品流通与人员流动能力为主要目标;目前所处的第三阶段以推动信息治理、产业治理和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主要目标,是我国综合治理能力提升的基础建设工程,包括信息治理基础设施、产业治理基础设施、国家治理基础设施三个领域。


新基建应按照“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,政府更好发挥作用”的原则展开,少数具备条件的企业参与建设,多数企业则积极利用新基建推动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。因为投资大、回报慢、经济效益差、社会效益大是基建的固有特点,所以参与新基建的企业必须要有能力、有决心、有耐心、有良心,也就是要专业对口、能够承受一定期限内的亏损、能够接受投资回报周期长、能自觉保证新基建的质量。


航天科工致力于在产业治理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发挥主力军作用,将重点参与工业互联网和智能物联网建设;在信息治理基础设施建设领域,航天科工主要从新算法、新产品、新器件、新的原料与工艺研发配套等方面参与5G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区块链等技术和产品研制;在国家治理基础设施建设领域,航天科工重点在安全治理、社会治理、生态治理、健康治理等方面发挥优势。


周云杰


海尔基于5G+工业互联网+大数据形成卡奥斯平台,因为工业互联网是基础,消费互联网之后最大的经济活动,通过5G+工业互联网+大数据的深度融合,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,驱动中国制造业高速度、高质量的发展,卡奥斯通过在IaaS、PaaS、SaaS三个层面有机嫁接人工智能技术,打造了交互、设计、采购、制造、物流、营销、服务这7个模块。同时也打造了5个能力泛在物联能力、知识沉淀能力、大数据分析能力、安全保障能力、生态聚合能力等。


智家定制也是海尔的看家产业,通过5G+人工智能+大数据与实体经济的融合,难点不在于技术本身,而在于人工智能能够与什么样的场景进行融合,海尔立足创业和智慧家庭多种场景,通过LT+人工智能+大数据与场景的融合,实现了从电器到网器再到场景转型升级。


通过5G+人工智能+大数据海尔形成海纳云平台,数字社区是深入城市的基本单元,数字园区是智慧工业园区的基本单元,海尔已建立了数字社区的国家标准,并建立数字园区的样板体系,提高城市和治理水平打造智慧城市建立海纳云平台。在数字园区和数字设计方面我们会和华为、阿里、海康威视、中国电信和航天云网相关企业共创平台,共享成果。


张建锋


新基建要为企业服务,要为政府服务。对企业服务就是企业管理能力、生产经营、营销都要数字化。怎么样实现数字在线呢?如何管理在线?需要一些新的技术、新的平台,也需要新的手段。


技术发展到今天,像移动化的技术、数字化的技术、云的技术、智能化技术、区块链的技术,让这些技术变成产品和平台,和公司本身的管理相结合,这就是自己的新基建,公司自己本身的新基建,我们讲组织在线、管理在线,今天就非常强调移动化、在线化,移动化、在线化就需要工具,类似于钉钉、微信甚至其他新的平台的工具,当然也有更多的定制化。


现代化的信息技术和现代化的管理理念,只有高效的结合才能对行业产生真正的价值。现代化的信息技术就是国家提倡的新基建,用5G解决通信的问题,工业互联网解决应用的问题,IDC,解决资源的问题,还要提一些大数据归集、数据的算法、创新应用的问题,基础设施加上行业深度的结合,这就是行业的新基建,这才真正面向未来,能够产生非常大价值的。



3、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


高红卫


企业数字化转型必须解决谁主导转型、往哪里转型、如何转型,以及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企业竞争力的问题。结合航天科工的实践经验,企业数字化转型应当由企业负责人主导,以实现“四个在线”为方向,以自行建设平台或积极利用平台为手段,通过找出影响核心竞争力的关键点、研究云端解决方案、在云平台上实施方案、快速完成解决方案的迭代优化、继续坚定在云端实施优化方案的“五步法”来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。


航天科工在多年前确立了制造与服务相结合、线上与线下相结合、创新与创业相结合的“三结合”新业态体系,经过多年实践形成了“一云五网N平台M应用”的业务在线运行基本格局,其中,“一云”指作为通用基础支撑平台的航天智云基础云平台;“五网”指工业互联网、智慧农业科技互联网、军事互联网、公共服务互联网、商业服务互联网等5个领域级云平台;“N平台”指行业级、产业级、专业级云端应用平台;“M应用”指直接面向用户的各类云端应用系统(APP)及各类应用终端。


航天科工位于贵州的一家生产高端电连接器的航天电器公司,以航天云网为平台,实现了从营销签约到研制排产,从供应链及制造再到结算和售后的全流程、自动化、智能化的云端打通,成功解决难以对市场的巨大多样性需求做出敏捷反应的痛点,目前年订单量数以十万计,最多时每天处理2000份订单,从容应对各种个性化产品的单件、小批量生产需求,实现效率、质量和效益同步提升,成为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典型案例。


周云杰


企业数字化未来的愿景:一是用户将从消费者变成产销者,在数字化时代,人人都有一个麦克风,数字时代消费者本身也可以成为生产者。二是数据将会成为企业最重要的资产,包括大数据和小数据两部分。大数据是指企业经营的大数据,用户的大数据,物联网的海量数据,任何企业离开大数据无法决策,而大数据又可服务于智能化、人性化、个性化的用户体验。


产品在数字化时代会被场景替代,行业在数字化时代被生态覆盖,因为产品是有形的,服务是无形的,而体验才是令人难忘的。打动用户的是场景,产品只是场景的载体或者说部件,一个好的场景应该有不同的产品所组成。因此,协同创新和生态体系是企业数字化的方向。


结合海尔自身的实践,我给想做数字化的企业三点建议:


  • 第一,企业要有清晰的商业逻辑。这是数字化成功的关键,如果商业逻辑不清晰,企业数字化会失去方向,因为输入是垃圾的话,输出的一定是垃圾,数字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
  • 第二,企业要搞数字化,一定要做好数字化顶层架构设计。因为数字化不是对企业进行信息化改造,而是对原有模式颠覆和重构。重构就好比是建一座房子,没有合理的顶层架构设计,即便是花钱再多,也盖不出一座好房子。
  • 第三,从一个切入点切入,打开企业数字化的突破口。我认为如果一个企业能够从用户端出发,以用户体验为中心,开启企业从数字化转型到数字化重生之路的话,这样就可以把钱花在刀刃上,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。


张建锋


阿里巴巴公司由非常多的公司组成,既有自己不同的业务公司,也有后来不断并购进来的公司。首先技术系统要完全统一,用阿里巴巴提供的技术系统。数据要完全统一,所有数据要归集,统一处理,通过严格的审批以及权限管理,也可以使用别人的数据。 建立统一的过程当中,就是逐渐走向数字化过程。阿里自己是用云用得最好的一家公司,也是用数字化的工具都是钉钉内部使用逐渐成长起来,后来推广到外面,让更多的人使用,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。


企业要走数字化,但数字化和信息化不完全一致,信息化更多的是以流程为驱动的,我们以前做得最多的就是流程重构、流程再造,这是驱动前一代信息化发展主要的手段和方法。数字化主要在信息化基于流程基础上,进一步移动化,进一步智能化,进一步用数据的力量使原来的流程更加优化


我们提出上云数字化的三步曲:


  • 第一,基础设施必须要云化。有非常良好的基础设施,所有的工作才会沉淀在基础设施上面。
  • 第二,用互联网技术完成技术改造的同时,要完成流程的改造,流程要有更多数据化、智能化的思考,这两者要同步进行。
  • 这两项工作做完了之后,才可以做第三项工作,有更多的数据、有更多的积累,才能基于数据做更多的创新,很多创新可能是来自于数据的。


来源:国资小新